当前位置:太平洋健康网>要闻>正文

最新现在杭州没有重症病例没有插管患者但接下来必定会有

  
2020-01-23 20:00:37 作者:责任编辑NO。谢兰花0258

昨天,都市快报记者正常采访了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我国著名传染病学专家李兰娟院士,她就新型冠状病毒的特点进行了详细介绍,新型冠状病毒怕酒精不耐高温,目前致死率比H7N9低,老人、抵抗力差的人、有基础疾病的人是特别容易感染的人群。

早前报道《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院士接受都市快报采访:新型冠状病毒怕酒精不耐高温,目前致死率比H7N9低,希望不要出现超级传播者》

今天一早,李兰娟院士赶赴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隔离病房,查看了目前院内收治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上午10点,李兰娟院士接受媒体采访。

//目前杭州没有重症//

在浙一感染病房住院的病人,还都是稳定的,没有插管病人,但接下来肯定会有

记者:现在杭州的情况怎么样?N95口罩是不是应该要去买,是不是要去买网上热炒的口罩?

李兰娟:刚刚我从浙一的病房出来,目前杭州没有重症,一般的肺部炎症感染,省内可能会有个别今后的重症病人转过来,目前还没有转过来。目前在浙一感染病房住院的病人,还都是稳定的。口罩的话,进入隔离病房的医务人员需要,外面的百姓到特定的场所才用高端口罩。一般在空气流通的空间是安全的,在人群密集的场所一定要戴口罩。

李兰娟:目前在浙大一院,新冠状病毒的隔离病房还没有插管的病人,接下来肯定会有的,这是疾病的规律,总有一部分人会变成重症,我们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目前来讲,有少数人有缺氧的情况。不需要气管插管,都没有达到危重症的程度。

//昨天我说75%酒精可灭活新型冠状病毒,

不是叫人人都去喝酒!//

记者:这个病毒是不是跟武汉或者武汉人有关系才会得病?

李兰娟:还是锁定了武汉作为传染源出来的关系。

记者:家里养了信鸽,是不是危险?

李兰娟院士:包括各种各样的哺乳动物,在其他地区也有采样,目前还没有发现。家里养了宠物,不放心可以去检测。我们不是流行区,都是输入性,在动物中应该还不存在病毒,不放心可以检测。

记者: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怕酒精不耐高温能再具体说说吗?

李兰娟:昨天我说75%酒精可灭活新型冠状病毒,不是叫人人都去喝酒!这是两个概念,75%浓度酒精是用于消毒医疗器件、皮肤等。春节到了,我绝对反对酗酒,大量喝酒对人体有害,尤其是肝脏!

记者:昨天有消息说病毒存在变异可能,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什么?

李兰娟:新型冠状病毒本来就是变异的结果,外界存在很多冠状病毒,但并不一定感染人。科学家正在分离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测序,把新型冠状病毒和每天分离到的冠状病毒进行比对,这是科学家密切关注和研究的问题,老百姓不需要过于关注这个事情。

记者:作为传染病方面的专家,您怎样解读56℃和30分钟概念?

李兰娟:我们有些物品要进行消毒,或者跟病人接触过的器件要消毒。对这个病毒,到底什么情况下能灭活病毒,让它没有感染性,能达到这样一个温度和时间,这个病毒就能灭活,灭活了就没有感染性了。这个是我们控制医院感染,进行物品消毒的很重要的方法。

李兰娟院士:如果是接触过患者或者有可能感染的人,我们从病房里出来,医务人员的衣物要需要就地销毁,不能带出感染区。没有接触过感染源的,不存在需要回去消毒的问题。广大老百姓来讲,不存在已经接触了病人的情况,大家绝对不能恐慌,社会是安全的。

武汉必须要封城,让那些有感染的人不出来,我们整个外界安全了。对已经出来感染的人都严格隔离了。对已经感染的人或和已经感染的人接触的人,严格隔离是非常必要的。隔离之外的其他地方,就是安全的。所以浙江当年SARS的时候,有4个人全部隔离,与他们接触的人也全部隔离了,这个外界就是安全的。

//一线医护人员要戴护目镜,市民不用戴//

记者:北大医院王教授所接触到的是不是超级携带者,当时是不是传染了14个人员?另外护目镜有必要吗?我们的眼睛是不是也要保护起来。

李兰娟院士:作为医务人员,他们是面对着病人,是密切接触病人,病人在讲话有飞沫跑出来, 医务人员要近距离接触病人。所以眼结膜也好,呼吸道也好,都有感染的危险和风险。我一直说,医务人员是冒着风险救治病人,这是医务人员的责任和义务。但是,确实通过结膜和呼吸道都有感染的可能,当然我们现在也采取有利的措施,要使医务人员尽可能的避免感染 。但是被感染的风险是一直存在的。

记者:王主任感染了这个新型肺炎,他说有很大的可能是眼结膜传染导致,您也是跟他一道前往武汉调查的专家,您本人有这方面担心吗?公众是否需要担心眼部感染的风险,从戴口罩要上升到带护目镜吗?

李兰娟:我跟他不是同一批的,他是最早一批进入武汉医疗队的。我是18号去的,跟他没有接触也没见过他,他是直接在一线救治病人,跟其他医务人员风险一样,他也是被感染的。对预防的话,医务人员是面对面直接接触病人,所以眼、呼吸道要全面防御。普通人去人口密集的地方,或者要和从武汉来的人接触,就需要戴口罩就可以了。

记者:北大医院的王教授说,在发热门诊,薄弱环节在护目镜上。现在有一些发烧的市民到发热门诊,他们除了戴口罩还需要戴护目镜吗?

李兰娟:我们现在有定点医院,尤其有对武汉来的病人诊疗当中,医护人员是需要戴护目镜的。

记者:那么如果有发烧的病人去看病,没有必要戴吗?

李兰娟:为何需要戴护目镜,是因为医护人员和病人面对面沟通时,可能会被病人的唾液飞沫感染到,所以要加以防护。病人去看病时,我们大家都认为戴口罩是必须的。

//武汉“封城”的决定非常英明//

记者:昨天凌晨宣布武汉封城,您对这个有什么评价,这个举措对全国的其他城市,或者是现在确诊人数比较多的城市有没什么启发?

李兰娟:我觉得这是个很重要的一个决策。为了能够更好的保证我们其它城市、省的安全,把有可能传染的人局限在武汉,不向全国播散。这个决策以后,让武汉的人不再出来,这样其他的地方就更加安全,这是中央作出的非常英明的决策。

李兰娟:其他城市因为本身不是原发地,所以主要是对已经发现感染的人要进行隔离。包括跟已经感染的人有过接触的人要调查出来,要就地医学观察。或者对武汉来的人要进行医学观察。除此之外,没有感染的地方,也能自由流动,是安全的。

//接下来的疫情怎么发展?//

记者:湖北最新确诊人数,相较之前有明显的上升,有武汉当地的医生说他估计这次的最终确诊人数可能到达6000人,您估计这次疫情发展的形式会怎么样?

李兰娟:这是一个新发传染病,病源是新的。所以早期人民对这个病也是在跟它斗争,不能够完全了解。我们去了以后认定有人传人的情况。随着这个事态的发展,在封锁华南海鲜市场前,已经存在着一个传播,已经被感染的人如果没有发现的话,容易传播给其它人。在武汉,比较多的人被感染了,希望不要再传播到全国,全国已经有被感染的人,应该隔离和医学观察,这样才可以控制疫情。现在增加的人数,是符合传染病流行的规律的。武汉是属于局部爆发,有这些人被感染不奇怪的。

//所有人都是易感人群

说小孩子和年轻人不易感,

这样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记者:昨天您说所有的人都是易感人群,年纪大的人,有基础疾病的人,身体比较差的人更易感。网上说小孩子和年轻人不容易被感染,这个概念再给我们讲讲。

李兰娟:什么叫易感人群,指的是原来没有感染过,没有抵抗力,没有免疫力物质的产生,所以感染了这种新型病毒的时候,是非常容易感染的,叫易感人群。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是一个新发型的病毒类型,所有人群都是易感人群,而老年人、抵抗力差的人、有基础疾病的人,又是更易感的人群,感染后也更容易发展为重症。网上有消息说小孩子和年轻人对这个病毒不易感,这样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经感染的人康复了,血清里有抗体

目前还没有制成有效的疫苗//

记者:有一部分的感染患者已经治疗出院了,这部分人是不是已经有抵抗的血清,是不是能够最终靠血清提炼疫苗?

李兰娟:在SARS的时候,我们的科学家曾经都做过研究,已经感染的人康复了,血清里有抗体。真的在没有有效的抗病毒药物的情况下,用这些病人的血清抗体治疗已经病毒正在感染的病人,有一定的效果,这是一种的技术,我们也在进一步探索中。目前,科学家正在研究中,没有制成有效的疫苗。

//火车上飞机上要不要全程戴口罩?//

记者:春运期间在飞机、火车等密闭空间,是不是要全程戴口罩。

李兰娟:在密闭的空间,空气不流通,人员密集的场所,在不清楚是否有人员感染的情况下, 戴上口罩比较安全些。

首席记者 俞茜茜 记者 金晶 张煜锌

编辑 肖旭